blue°

※最爱蕾姆 甜食控 高达狂热 萌新;
※真的很喜欢并且由衷赞美圈里的太太们;
※终有一天,希望自己的文章也能入本子……!(ง •̀_•́)ง

《(ABO)林间小屋》补链

如果隔壁那篇文章被屏蔽了,试着按顺序走这三链(全文没有特殊字体):

【1~3】https://m.weibo.cn/6781584924/4297258608397596

【4~5】https://m.weibo.cn/6781584924/4297259204432304

【6~7(彩蛋情节)】https://m.weibo.cn/6781584924/4297259392293178

ABO题材大家都知道里面是什么。一篇完结。

ps:①这篇文是我对【大赛中】丹狐cp相处模式的一种个人理解和分析。希望大家能看到冷酷的两人,与他们一切从目的出发的全然理性和坚定的立场。

{以自己为诱饵,与思维同出一撤的对手博弈。}

结果就是,达成成就:让蛋尼看了一整晚的凹凸卡通。

②在预告得知维德会在第三季登场,所以产生了【以历届大赛叛逃者结成组织】的脑洞

祝各位看文愉快。就算错点进去,也不要举报,好吗?

【ABO】林间小屋

※部分设定来自凹凸学的《鬼狐特辑
※抑制剂在发情开始后依然有效
※脑洞泛滥 字数较多 

一切皆为情趣

---------------------
〖1〗

 找不到,找不到,到底放哪了。
 鼠标垫下的资料掀了又掀,抽屉哗啦啦地拉出推回。指尖挑开松糕状的文件,
 空调度数是不是太低了,指尖都泛红了。肩上的外套滑落到办公椅上。桌面有杯冷掉的咖啡,只有一杯。但工作室里满溢的过于醇厚馥郁的香气几乎令人窒息。

 [或许在客厅。]  此猜测概率为零,只供逃跑。他自嘲地想。
 所以先推开门。推开。
.
.
 清晨的走廊如秋末冰凉的溪流。白绒绒的袜尖轻点瓷砖,像只不谙世事的幼鹿低头啜了口水

随之绵软的脚心覆上又拱起,大理石的砖纹粼粼漾过脚踝。他踉跄着迁徙过幽暗的半封闭长廊,中途还绊了一跤——大概是沐浴后换上的新袍服太宽了。光裸修长的双腿在一层漆黑布料的虚笼下毫无防备地迈开,甜涩的异香如影随形。酥痒浮游于肌肤表层、像被虫豸细细密密地啮咬。他在拱形的走廊始端、倾落的日光碎片前止步,恍惚地扶住门框:

 “早安——”

 [2,3]

 

 
〖4〗

——像坠入云端。

蝉翼般透明的白花簇拥著身体。身处之地是一个由双螺旋密合而成的空间,无限延绵的两端宛如虫洞的袖珍镜头。细密琐碎的乱码在周遭萦绕流转,令人联想到无数并行运算的CPU。头顶玉髓般的云朵漂泊不停,从中可以眺望到脱离时空的永恒沧海。

纷繁的剪影清浅地掠过表层——那都是曾在大赛里结盟的百人。整个空间广阔而明亮,宛如氤氲着日光的温室花棚内侧。在这里,数据(理性)与幻想(感性)并存,倒映出只存活于胸膛之中的乌托邦,又似镜中万象——

于是,在此挥落『代行神旨』

如果从唯一通行的两端无法逃离的话,倒不如直接在物理层面上打破构筑。立体几何凝聚成型,重锤从旁侧蛮力砸破盛满鲜花的胸膛,白热化的碎片迸射飞溅,露出深渊般的漩涡。

丹尼尔不清楚在情爱的高潮戛然而止有何用意,由性欲产生的生理反应从坠入空间的那一瞬起就烟消云散(顺便,连衣衫都一丝不苟)。这里并不值得他去气恼什么:眼前景象的浅显隐喻一目了然,反而有催促着他离开的意味。积木分解,丹尼尔径直走入一片混沌的裂口。
.
.

.
在永昼湮灭的漩涡尽头,是一望无际的苍茫夜色,与闪烁着磷光的翠绿冰川。

这片极地未有任何生物的足迹,险峻陡峭的冰舌凝聚成无数元力的基础模型,仿佛这片历经风霜的冰川就依照着它们的形体塑造成长。丹尼尔端详着冰面上叠累的年层,感慨地伸手抚过。

仅此一触,短促的爆破昙花一现,刺痛从神经末梢炸裂开、流窜到四肢百骸——

那并非寒冰,而是以此为形态熊熊燃烧的寂静火焰。焰苗冷得蚀骨,寒霜冻结着鲜活的血管、甚至妄想封存跳动的心脏。

----他需要热量。他开始祈求太阳。

太阳。

环绕着辉煌日冕、释放光热巨浪的天体。坚守着自我的中心,永不停歇旋转的神明。这般耀眼的姿态吸引了多少星宿的追随、鼓舞了多少尘埃充满希冀的燃烧呀。他不由得伸出手去,指尖却像伊卡洛斯的羽翼一样融化了。

很美好,但难以靠近啊。他遗憾地向下坠落。凡世的万物无一不沐浴着这位神明的恩泽、无一不祈福着她炽热的光辉。除了——

这座黑夜里的冰川。它与太阳分道扬镳,也从未艳羡过日冕的光辉。数百个世纪从这片极地上流逝,纷扬的雪花舍弃其晶莹的身姿、浓缩成浑圆沉甸的积雪,一点一点地筑造起致密坚硬的冰层。冰川孤高地傲立极地,在汪洋中央以自我为中心扩展着疆域,他甚至恣肆猖狂地宣告:

“我立于俗世的地表,却与太阳的意志并肩巅峰。”

确实啊。统领着本该你死我活地厮杀的百人、在赛场上运筹帷幄的青年的身影还历历在目:
从内精密剖析社会文明智兽活动、凌驾与支配灵魂的狂热与渴求;自外跨越物理层面低效无益的血腥杀戮、掌握深奥科技探求远古禁忌。这是一只智兽最淋漓尽致的精神姿态,也是一个凡人能与那些天赋的神力与之抗衡的武装极限。

但终究只是凡人啊。

比起冉冉高升的日轮,你能相信,这所向披靡、咤风云的身姿,是一个不断撕咬啃食自身腐烂的血肉 断裂的神经 崩溃的肢体赖以饱腹、骨骼外露仍要压榨出肌肉残余的最后一分气力跋涉过荒原的青年吗。

丹尼尔看向那座诡谲嶙峋的冰川,豁然明朗。

这份力量(元力)由伤痛所铸,它孕育于凌虐的攻击之后、承受的苦难之中。它比斑驳的伤疤更好地载录了他所遭受的灾厄与伤害——而并非像变色龙一样唯独缺乏本色:

“我从未想过屈居倚仗于外力而活。终有一日这片腐朽炼狱也将为我加冕!”遍体鳞伤的智兽嘶吼着。

震耳发聩的却是另一个声音。

“看到扭曲的东西就用自己的拳头将它矫正,不论是人性还是这个世界——”

多么狂妄啊,要凭一己之念逆转由数亿年掠夺厮杀进化而成的世界;多么矛盾啊,践踏了无数誓死捍卫的梦想却许诺重置一个平和正义的人间。

「到底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啊。」

『——啊、那个吗。』
『这个世界之前是怎样,我才懒得去管。
『就凭我诞生于此、存在于这个世间。我就必须忠于自己的意愿独行。』
  这就是神之子无可撼动的信念。

但截然相反——
鬼狐天冲是咬着牙扭断全身筋骨强行将自己塞入凹凸大赛这个扭曲的容器里以求完全嵌合。他将生而为人的意志极端地灌输凝注于一处,退路自此消亡,箭弦被拉至满弓:

“或许吧,你们还尚存缓和脱身的余地。”
“但我可是拼了命地…夺取哪怕0.1%的成功率啊!!!”

〖如此放纵自身的你们,还妄想击败纵观一切、拼尽一切的我么。〗

以智慧著称的狐族之子,一眼便看透了世界的本质,却也仅仅止步于本质。即便像射出的箭一般毫无迷茫地奔向宿命的尽头,最终也冲破不出匍匐蠕动在尘土上走兽的躯壳。他们生来如同古埃及的祭司般忠诚地传颂着世间生存掠夺之法则、他们是其最精确的具现化、是叶片上最清晰 最根本的脉络。

〖鬼狐一族的生存之道,向来是以自己的智慧指引领导弱者(凡人),更要侍奉和依附于强者(自然)〗

无论如何野心勃勃恣肆妄为都无法打破。这就是世代相传的经验、身处其中却不自知的「宿命」——
要说鬼狐天冲此生仅此一次的屈服,必然是俯首于〖现实〗
.
.

这不是早已知晓的真相么。丹尼尔想。浮云在冰面上掠过,偶尔有冰凌破碎之声。这不就是鬼狐的结局了么,这不就是他的全部了么。代行神旨对三维空间无计可施。谜底已被揭晓,逗留于此的意义何在?

.

像要印证什么,从峰峦的最边缘、星辰开始频频流动。黑曜色的夜空向远推去,漫天竞耀的星斗如赴往归宿坠入冰川。万华镜般叠迭的幽光在身下的冰面愈现清晰——
地形彻底变换么? 不,大概是原来昏暗的冰面提升了亮度反射出色彩。一闪而逝的流星了然无痕,难道映亮这片黑夜的是——
他仰头望去。

极光。

从天之庭披挂而下、由千万星尘坠落织聚的帐幔,记载着诸神英雄磅礴的史诗、昭示着万象周而复始秩序与规律的神谱,降临到了这片冰原上。

不同于附庸冰川的洋流或伴携其的寒风。它奉亿兆光年外繁星之命出使、穿梭过天体撞击激散的冲击波与飞旋的尘埃而来。星光绵亘千里,它仅是远远地立在暗夜高远的天边,恪尽职守、自然而然地观览着世间万物。

但宇宙之浩瀚,值得短暂停驻的缘由是什么呢——

极光端详着地面这片诡谲、奇异的冰川:正因轻而易举地识破了它深藏的内核,才情不自禁地追溯起它的初始与发源、汇聚与凝结;探索汪洋之下隐匿的堪比岛屿的巨大冰体;预测与见证它重构与燃烧的未来……

这目光不曾转移,直至纪元覆灭 星辰陨落 冰川消融。

——极光只静静地注视着。

平滑剔透的冰面亦倒映出它的身影。

至此,不再向前一步。

.

 [5]

 

.

〖6〗(彩蛋情节)

“请进。”

新设的密码锁打开。他推门而入,但也只是靠在一侧,视线避开墙上全视角的液晶显示屏:

“出去吃顿饭?”

键盘敲击声停止了几秒。并不是因为惊讶,而是对方已在考虑之后的相关事宜。一位是从来只通过投影现身的裁判长,一位是被登记为已回收的参赛者。单是出行也要复杂繁琐的伪装处理,何况还到人群熙攘的凹凸大厅凑热闹。

“好的,半小时后出发。”鬼狐一如既往地应允了。这两人之间鲜有存在拒绝,理解与迁就已是常态。敲键盘的速度加快了,空余的显示屏全部启用,他带上了耳机。

“很忙呢。”丹尼尔从后拥吻了他一下。

“当然。地质勘察已经完成,基地的建筑自然准备就绪。异星的合作者们已经收到加密私信了,被指定的工程师们今晚就会到达。”

“异星的合作者们?”

“嗯。即是曾经从历届凹凸大赛逃脱的参赛者。

 “能从审判天使的监视下溜走,哪怕没有强大的实力,其才智与权势都不容小觑。

“在本届大赛之初,我就开始搜寻和比对前几轮比赛的战斗参数,记录或发掘出叛逃者名单。其中大部分人都响应了辐射的传输信号——情理之中。无论退赛出于什么理由,内心还一定存续着无法释怀的执念与必须借助创世神之力才能实现的心愿。如今这份遗憾得到了弥补的机会,他们就会召集起来,最终凝成一个比鬼天盟更高效、精锐百倍的团队。”

鬼狐全程面无表情地说明着。亲自建立团队的成就感、计划之内的得逞之意或展望来日的希冀都无迹可觅,褪去面具的他,语调里掺杂着一种冷硬的、近乎偏执的压迫感。用以理解缓冲的停顿全被消除,他一边解析着闪动变换的代码,一边以飞快的语速毫无起伏的叙述完成。

与他的冷漠相反,话题正式展开了。另一张转椅咯吱地滑到丹尼尔面前,仿佛是“欢迎打扰”的邀请。天使就势坐稳。

“包庇叛逃者,我将会对你执行相关的处罚制。”他眯了眯眼睛,“中途非法脱离大赛,通常是参赛者道听途说了某些虚假信息,而对凹凸大赛产生了偏见或衍生出错误的臆想。这类人重新回到赛场,后果可想而知。现在他们已不是参赛者,不可能通过赢得比赛完成夙愿。

“他们是「历届」大赛的叛逃者,并不是「本届」。那位观战团的大人也从未命令我修改终端数据以赋予其「参赛者」身份。

“他们不会出现在战场上,因为我收到的指令是:结合前几轮赛事元力种的资料,研发与改造出「进化形态」的技能赋予所有符合条件的参赛者。元力本身就是参赛者自身才能的投影,上层只是以我这个未退赛的选手为桥梁,给他们提供了激发潜能的钥匙罢了。

 “为了提高研究效率,那位大人批准了这个组织的协助——他们与观战中被押下的小行星性质无异,人力也可以作为外部资源。而在下利用他们的力量,事实上与现在获取月野林地的生态物质一样是合理的。”

“那么主观因素怎么解决?”男人尖锐地问。

鬼狐嗤笑一声转过身来:
“他们越是不满大赛的制度,就越是对自愿参与的组织唯命是从——
“毕竟游离于大赛之外的我们,是同类。”

称谓的改变令人恶寒。它与某部分记忆重叠,仿佛认定抱圈的族群只是一种道具。那人继续说下去:

“改变星球的命运、获得财富与权势、了结恩怨报仇血恨……他们的心愿就是大人手上的筹码,从组织正式批准开始,他们所付出的每一份力量,都有相应的酬劳。”

双手交叉,鬼狐静静地微笑着。

“恐怕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利用价值远不止于此。”丹尼尔陷入椅背皱起眉头。这个计划还缺点什么、到底是……他伸出手指揉按前额,苦苦思索着。

神使。是吗?

对方的话令他如梦初醒,又陷入恨己不争的无奈中。两者的相处已形成一种宛如能透视彼此思维逻辑的模式,鬼狐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他的默许。但这次,青年的语气凝重起来:

“鉴于组织中可能有极端分子对七神使乃至创世神存在敌对倾向,我们订定了严厉的惩处制度。一切的基准是忠于神明。
  您大可以怀疑在下的管理能力,但那位观战的大人,是始终严格遵守着条约的承诺。他的信誉毋庸置疑。而且如您所见——
  囊括了计划所有核心的图纸,没有任何涉及到神使的条目。”

〖一切您早已自愿了解过了。我无从欺瞒。〗青年低着眼睑,目光凌厉。〖我只是依您的意愿详尽地补充计划的细节,以避免不必要的误解。至少您现在再无理由干预它的运转了。〗

是啊。也没有比这更具说服力的条件了。丹尼尔冷冷地想。半晌,他从转椅上坐起来,像要打破胶状的沉寂空气般开口:

“离出发还有17分钟04秒。”

鬼狐长舒一口气,转身旋回电脑屏前关掉电子日历:“很精确,真不愧是裁判长大人。”他笑道,“那么还有问题要咨询吗?如果没有的话,请尽早准备出发吧——实话说,在下期待那一年一度的炸鸡晚宴很久了。”

〖7〗

“……是来自大赛终端的入侵病毒,已经击穿防火墙了。”
“看吧!还是被七神使盯上了!”
“他们会干什么?通缉?”
“杀戮!”
“抹销!”
“「」到底在想什么?!还是在此之前把病毒……”

乱码如莹绿的鱼群游曳飞窜,无限地分裂叠加。纷扰的嘘声中警报迭起。双手交叉,坐在控制中枢的青年轻笑一声。
全场肃静。机械合成的电音依然沙哑柔和:

“各位不用担心,终端侵入的系统实际是独立于组织之外的新建程序。上面虽有各位的账号编码和相关指令记录,但源代码已被更改,通过慎重筛选的信息自然也不会泄露,刚才那位成员破译的数据包就是从那截取移置过来的。辛苦了,架构师先生。”

对面传来一声沉沉的应答。青年适时地压下蚁群般窸窣骚动的议论声:

“不过,容我在此郑重地指明一点:那一位尊敬的神使……
“将会借助我们的力量。”
.
.
.
丹尼尔摘下耳机,截取的录音在脑内无限循环。
玻璃幕墙外的乔木摇曳着,伴随着木琴般的虫鸣和枇杷花药性的甜香。电视机还嗡嗡作响,跳动的彩光如霓虹的泡沫不断破灭变幻。桌上的牛奶已经冷却。松柏的浓荫扇状地覆在花钟的表面,像蛰伏的狼蛛。

关于叛逃者的组织,那位神使在初赛时已察觉端倪。就像鬼天盟只参与集体狩猎,这群人在周遭星球敲敲打打,蹑手蹑脚地筑造空间站与发射系统,以微量的传输频率交流着元力核异化反应的信息。不声不响,一在赛内一在赛外,麻痹了参赛者也瞒过了神使。本质的管理手段是相同的,对象(leader)也指向一个——
因此,接受了同居,命运也确实给予你了解计划(获得图纸)的机遇。狼蛛鎏金的眼眸滴溜溜的转。

机遇本身就值得怀疑。单向的举动往往指向盘虬卧龙的枝干。这类团队的核心永远与表象冲突,一切都在预备。如果说从最初就欲与那位被禁足于幕后高堂的神使面对面谈判磋商,那么最好的媒介——

自然是代行指令的大天使审判长

所谓的机遇分崩离析,那仅是计划链中注定的一环。始作俑者只需等待、耐心的等待——对方首先践踏同居的条约,并亲手将这虚伪的日常推入阴谋的暗流。

这就是必然中的偶然:真想不到是您先违约了。狼蛛讥笑着。但还是感谢您的关心——不可否认,除了避免失去线索的谨慎之外,您的心中是否还存在违逆意愿的、拂不清的微小私念呢。

如果说同居只用于获取情报完全是暴珍天物,生而为人无法剔除净尽的情感,在日后的朝暮相处中必然如蛛丝凝结成网、令其中一方作茧自缚消融殆尽。

——我们虽是「爱」的绝缘体,但获取信任又能令人安心的情感,可多的是呢。

杯里的牛奶蒸腾而起,莹白的胴体在某种馥郁芳香中纵欲缱绻。相衬之下,背负的风险、触发铺展的(元力)心象是多么突兀;寒流之上的极光又是多么震撼心扉——

我们希求被知解的渴望是多么强烈。

蛊心术师们的赌桌如花蕾般绽开,观众的目光似忠犬又似豺狼。而他们位于长桌的两端,筹码垒成塔状。轮盘锯齿般旋舞,狼蛛舔过纤长的指尖:

“那么,来与〖人性〗一战吧。”
.
.
.
“放轻松。”身边的青年合上书本叹了口气,终于忍无可忍地切换了丹尼尔盯了整晚的凹凸卡通。“损毁的赛场大概凌晨两点就能修复。……需要热一热牛奶吗? 加块方糖也是允许的。”

END

------------
注:狼蛛不以结网捕猎。

日光像虾米游动在苍白的回廊,远处传来马蹄车轱辘声,城市主轴线内绽放的蓝花楹也许会垂落到马鬓上。先生们啊,来年春天再见吧。

夜间~~(。ˇε ˇ。)

你看见我的兔兔了吗:

感谢大家耐心的等待!!不负众望,《回声》上线了!!

终于在大家的努力和帮助下,《回声》诞生了!感谢各位深夜赶工的辛苦💦大家都非常努力想要做好这本本子,期间遇到了很多困难大家一起商讨总算是解决了❤️求你们不要嫌弃它的价格😭😭

p2是自印的鬼狐明信片!从转发和评论里面各抽两个赠送!

这本本子,献给最好的,不离不弃的你们。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8284.0.0.54bc1debKt7tQX&id=578813990628

店家:修家杂物铺(这里特别感谢容修的帮助🙏

感谢所有staff的辛勤付出,我们的努力是值得的

文手: @谷純不纯.  @叶上/sera  @辻鳴  @弦月辰//挖坑不填代表 (还有一个我自己

画手:  @容修说  @唉哇  @三千—zero  @Cy_荼森  @V.U. 

特典: @虞喻  @灰猫老陈  @仔浮仔沉 

封面特邀; @鹊鹊吹